陈功:“外部世界对中国的五年计划,并不一定了解”-奔驰宝马3555在线app下载

陈功:“外部世界对中国的五年计划,并不一定了解”
  •  2021-03-11

昨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胜利闭幕。而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也将于今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闭幕会,至此,为期一周的2021年全国“两会”圆满结束。但此时的结束,更意味着全体华夏儿女乘势而上踏上崭新征程的开始。 

回顾两会开始之初,国务院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提及2021年及“十四五”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和重点工作,不仅关系到未来中国的经济政策和资源投入,对各级地方工作也具有指导意义。

本篇文章节选自安邦智库(anbound)创始人陈功先生就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答多维新闻网与香港01网问,结合中国面临的国内经济形势,以及所处的国际地缘政治背景,给出安邦解读。

q1: 3月5日上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按照今年两会既定议程安排,作了《政府工作报告》,综合来看,您怎么解读这份报告?今年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同样也是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这份政府工作报告给外界释放了怎样的讯号?

陈功:这份报告给人的强烈印象就是客观,客观的反映了疫情之后的中国经济发展环境,客观的看待未来的中国经济发展。我认为,客观是今年政府报告的最大特点我认为,这种客观代表了一种稳健的官方态度。

q2: 《政府工作报告》中设定了明确的经济增长目标——6%以上。在两会召开前,外界不少声音都在猜测,今年中国政府会否设定经济增长目标,这样的猜测源于去年未设定目标的先例。您怎么看6%以上这样的经济增长目标?与您的预判是否一致?这样的增长目标对于中国的新发展阶段意味着什么?

陈功:我一向认为,gdp为标志的经济增长目标是不可或缺的,这是一个重要的宏观指标,这个指标关系重大,它与债务的计算等很多具体的问题紧密相连,没有经济增长率的数据,很多以数据为基础的指标评估体系就会大乱,没有指标并不现实。其实,我想指出的是,强化多元化的社会发展目标与去掉gdp增长率的数据指标,并无矛盾的关系,去掉经济增长指标并不意味着多元化的社会发展目标就被重视了,甚至就实现了。



对于2021年的经济增长目标,6%的经济增长目标虽然简单看,要比2020年受到影响的经济,几乎翻了2番,从2020年的2%以上,直接跃上2021年6%,增长幅度非常大,但我以前推断过世界经济增长的基本形态,2019年-2020年-2021年,这是一个危机周期,在这个危机周期中,经济增长率会呈现拱形状态,所以2021年的增长率是会相对较高的,这是疫情之后的反弹。如果能够顺利实现6%的经济增长,那么将为2022年的中国经济增长创造了好的条件。

q3: 在创新方面,报告提到,“以‘十年磨一剑’精神在关键核心领域实现重大突破”。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中也将科技创新摆在了核心位置。在您看来,中国在关键核心领域实现重大突破的最大阻碍和困难在哪里?

陈功:这当然指的是科技创新,但既然是科技创新,那么最大的阻碍和困难,也都是在技术方面。我相信,从“十四五”和2035年的规划来看,中国在科技发展方面的大目标,标准都是非常高的,而标准越高,目标越宏大,那么技术上的阻碍和困难也就越多。

q4: 在肯定成绩的同时,李克强也提到了当前面临的问题,包括国际形势中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世界经济形势复杂严峻、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居民消费仍受制约、投资增长后劲不足、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困难较多、稳就业压力较大、关键领域创新能力不强、一些地方财政收支矛盾突出、防范化解金融等领域风险任务仍然艰巨、生态环保任重道远、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政府工作存在不足、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不同程度存在、少数干部不担当不作为不善为、一些领域腐败问题仍有发生。您怎么看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这些问题?内部环境与外部环境将如何互相影响和作用?

陈功:这些问题都是现实发展环境的问题,资本过剩和产能过剩,再加上疫情,形成了明显的制约。从2020年的情况看,疫情就是一次重大危机,相对世界而言,中国的经济情况明显还算是相对好的。虽然存在贸易战,但贸易战的结果对中国而言,人民币总体是升值的,中国的出口也比估计的要好,这样看贸易战对中国的影响是很大的,但这种影响估计也不能太夸大,这种影响更多的是存在于某些局部领域。所以,对于中国经济而言,体系性的问题,还是要看体系性的对策,这是最重要的看点。

今后中国经济环境的问题,还是需要看两点:第一是看系统性布局,有没有大的突破?我过去在系统布局,一直在强调和讲过三点,那就是长江经济带、城市更新、氢能社会,我个人认为这三点是非常重要的系统布局。第二是看消费,从生产到消费是一种转型,要改变的事情非常多,消费如果上不去,那么中国经济的其他方面,意味着都可能出了问题。

q5: 从1953年开始的五年规划的方法论,是典型的中国大战略设计方法论,由战略分析、战略思路、战略目标、战略布局、重大任务、重大工程等一系列环环相扣的战略设计构成。战略分析回答“是什么”的问题,其他部分都是从不同层面,从抽象到具体,从战略到战略来回答“怎么做”的问题。作为十四五开局之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在您看来,有没有很好回答“怎么做”的问题?

陈功:您的问题很有趣,我很赞成定义成为“中国大战略设计的方法论”外部世界对中国的五年计划,实际上并不一定了解,认为中国还在延续“计划经济”的五年计划,实际却是已经发生了改变,从计划走向了方法论,定义和定位都早已经出现了改变。正如开头部分我讲的那样,我的评价依旧是“客观”,在目前形势下,客观面对,就是最好的选择。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 the end —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