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电池汽车的末路-奔驰宝马3555在线app下载

锂电池汽车的末路
  •  2022-05-11

《产业前沿综合简报》(industry frontier briefing),是支持产业领域决策的高端研究简报。基于安邦行业研究的9维度结构模型,从技术概念、政策导向、市场需求、资本偏好、区域条件、供应链、机构方法、标杆企业、竞争优势等方面,追踪产业变化、前瞻行业趋势、捕捉市场机会、洞察市场风险,在不断变化和演进的产业链、价值链中,在企业决策、投资决策、银行信贷决策、产品应用决策等多个层面,为客户提供有效的决策参考依据。本文内容来源自《全球电动汽车能否长足发展存在很大悬念》(「 产业前沿 」总第156期)。

在现有锂电池电动汽车发展路径趋势下,全球各国对锂资源“如饥似渴”的需求正在促使行业发展走向天花板。

拜登政府5月2日宣布,将启动一项31亿美元的计划以促进美国国内电池制造业的发展。美国能源部表示,这笔资金将支持旨在建立、重新调整或扩大电池和电池部件的制造,以及建立电池回收设施的拨款。这些拨款将通过拜登总统的1万亿美元的两党基础设施法案提供,其中包括70多亿美元用于支持美国的电池供应链。2022年4月,拜登启动了《国防生产法案》,鼓励美国国内生产用于制造电动汽车电池和长期储能所需的矿物质。这一方案可能帮助企业获得联邦资金,对提取锂、镍、钴、石墨和锰等用于电动汽车生产的材料的项目进行可行性研究。白宫设定了到2030年电动汽车销量达到50%的目标,同时也在努力建设一个全国性的电动汽车充电站网络,并为购买电动汽车的消费者提供税收优惠。政府还承诺,到2035年,将联邦政府60万辆汽车和卡车换成电力驱动。

随着中国、日本、韩国、欧洲、美国等国家大力发展电动汽车并在本土搭建动力电池供应链,全球主要矿产企业、车企、动力电池企业等产业链关键企业都将目光聚焦在了锂资源上面,这使得锂资源供应国愈发紧张起来并加大了开采管控的力度。

比如墨西哥,2022年5月3日据bnamericas网站报道,一位专家称,尽管墨西哥政府对现有锂矿权进行审查并限制锂勘查开发由国企专营,但目前的锂矿权仍然有效。但企业必须保证他们遵守所有规定以避免任何被收回的风险,国家复兴运动党(morena)当局在合规性检查方面可能会采取更为严格的措施。

图 | 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

奥夫拉多尔(obrador)总统上周二(5月3日)宣布对现有锂矿权进行审查,包括投资4.2亿美元的索诺拉(sonora)项目,这也是墨西哥唯一进入后期勘探阶段的大型锂矿。此项决定的宣布是在参议院批准锂矿勘探开发和加工仅能由一家非中央公共机构专营的法令后进行的。这项于上周生效的法案修订了现行矿法的有关条款,并暂停授予被列为关键矿产的锂矿权。据世界银行称,从现在到2050年,锂矿产量必须增加500%才能满足需求。阿门塔4月19日在参议院的辩论中预测:“特斯拉将从墨西哥购买锂,而不是亚洲。”美国地质调查局将其列为世界上锂矿储量第十大的国家。墨西哥的锂矿储量为170万吨,占世界储量的2.3%,而领先的玻利维亚为2100万吨,紧随其后的阿根廷为1900万吨。

一方面是锂矿资源供应增量受限,另一方面则是电动汽车普及继续放量。二者之间的趋势性矛盾正在变得愈发突出。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估计,全球电动汽车普及即将迎来又一重要里程碑:2022年6月,全球插电式汽车保有量将达到2000万辆。相比2016年仅100万辆的电动汽车保有量,可谓增长显著。到2022年下半年,全球电动汽车将以每月近100万辆的速度增加,差不多相当于每3秒增加1辆。车辆老化、磨损、碰撞和电池性能退化会导致车辆退役。但到目前为止,这些因素对电动汽车保有量的影响并不大,主要原因是世界上的电动汽车大多是在过去18个月里售出的。到2022年底,彭博新能源财经预计插电式汽车保有量将超过2600万辆。这一增速远超很多汽车制造商和石油企业几年前的预期。以《英国石油公司能源展望2016版》(bp’s 2016 outlook)为例,该公司当时预计到2035年插电式汽车保有量为7100万辆。彭博按照最新销量预计,这一目标将在2025年实现,整整提前了10年。

要指出的是,持续高企的价格是全球锂资源供应趋紧最直接的反应。自2021年以来,车企最关注的锂价由5万元/吨(人民币,下同)上涨至目前的50万元/吨左右,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实现了10倍增长。目前电解钴均价在55万元/吨的水平,六氟磷酸锂报价在33万元/吨左右,电解液报价在10万元/吨,这些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均呈现不同程度的涨幅。尽管全球电动汽车产业受缺芯、疫情等影响出现了大面积减产或停产,以及消费端需求被疫情防控措施遏制。但随着锂矿资源端增量受限,以及产业链下游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不断复工复产,锂电池材料,尤其是碳酸锂的价格仍大概率继续上涨并维持高位。

锂电池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对车企而言意味着成本大增,成本大增势必要提高终端汽车售价。自2022年以来,国内新能源车企已连续出现两轮涨价潮。1月份,受2022年新能源汽车补贴进一步退坡的影响,包括特斯拉、比亚迪在内的一些新能源车企纷纷宣布涨价,上调幅度为1000-7000元不等。3月份,继特斯拉、比亚迪、哪吒官宣涨价之后,小鹏、威马、领跑、几何等车企也加入了涨价大军阵营。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初至今,已经有超过20家车企对旗下近50款车型价格进行了上调。

即便如此紧张的趋势,却并没有阻挡住新晋者进入该领域的步伐。比如小米、苹果等科技型企业,而这些新晋者对锂电池需求的增加将会进一步扩大锂资源供应紧张的预期。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想要指出的是,全球实现汽车电动化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一方面,目前全球轻型乘用车保有量为12亿辆。彭博预计到2022年底,电动版轻型乘用车占比将只是略微超过2%。这意味着,人类需要更长的时间去实现汽车电动化替代。而另一方面,锂电池上游矿产原材料能否支撑全球电动汽车普及,且这种普及的经济性是否具有可持续性。仅从目前的发展态势看,全球车企、电池企业对矿产资源争夺已经陷入白热化,电池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这些都将导致车企在成本负重中艰难前行。

安邦智库(anbound)已就“肉眼可见的锂资源天花板”问题强调过多次,我们预计,锂电池技术路径下,对锂钴镍矿产资源过度依赖的电动汽车产业发展将很快走到“路尽头”。因此,现在对车企及电池企业而言,尽快调整技术路径的“窗口期”已经到了。钠电池也好、固态非锂电池也罢,只有摆脱对关键矿产资源依赖才是电池技术路径创新的根本目标。唯此,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才能在电池技术路径这条赛道上继续奔跑下去。

总之,“锂资源天花板”不只是中国车企面临的问题,这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在新能源汽车发展长河中,锂电池只不过一个“跳板”。理论上电动汽车未来有很大的增量空间,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过度依赖现有锂电池技术路径,全球电动汽车能否长足发展存在很大悬念。

一句话,随着全球锂电池汽车产能的不断释放,未来的锂价格会止步不前吗?

我们的答案是:不会!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