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与俄罗斯考虑报复美国,美国还能得偿所愿吗-奔驰宝马3555在线app下载

沙特与俄罗斯考虑报复美国,美国还能得偿所愿吗
  •  2021-11-30

随着国际原油价格的不断高企,市场对其未来供应和需求的失衡越来越关注。尤其是在全球各国通胀水平不断攀升的情况下,原油价格的变化,对各国的货币政策都构成主要的威胁。另一方面,在全球气候政策形成共识的情况下,原油供应格局也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这些因素,使得原油价格对经济活动的影响越来越大。对全球经济恢复的进程而言,能源供应格局的变化,不仅影响产油国和消费国,对全球地缘格局的变化和各国经济复苏的进程都将产生长期的影响。

在原油价格居高不下的情况下,本月18日,美国方面被传出正在考虑国际间政府部门的合作来平抑油价。据有关人士透露,拜登政府已要求世界上一些最大的石油消费国--包括中国、印度和日本--考虑释放原油库存,以协调降低全球能源价格。这一不寻常的请求是在美国总统拜登抵御因经济活动从冠状病毒大流行初期触及的低点反弹而导致油价和其他消费成本上涨的政治压力时提出的。这一方面反映了美国对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及其盟友不配合美国经济政策的失望,他们拒绝了华盛顿提出的加快增产的一再要求。另一方面,也表明美国在能源领域的影响力和话语权在进一步下降。

外媒披露的消息称,过去几周,拜登政府已经与日本、韩国和印度等亲密盟友以及中国讨论了协调释放库存石油的可能性。据一位参与讨论的美国消息人士称,美国在任何可能的储备释放中的份额需要超过2000万到3000万桶才能影响市场。这一消息使得,美国原油期货交易价格降至为78.18美元,而布伦特原油期货在收于每桶80.28美元之后跌至80.21美元。在这一消息发布之前,美国原油和全球基准布伦特原油都创下了10月初以来的最低结算价,布伦特原油当天下跌1.7%,美国原油下跌3%。

美东时间11月23日早晨,白宫发布声明称,美国能源部将释放5000万桶石油战略储备(spr),解决原油的需求与供给之间的错配。白宫声明还称,尽管拜登将在解决原油供应失衡问题上主导其他国家,他也将专注于行业垄断行为,因为垄断行为将限制美国人民在油价下跌时受益。不过,不断有证据证明,原油价格下跌实际上并没有传导到美国人民的加油站。美国释放石油储备的消息宣布后,wti原油期货价格一度下跌1.9%至75.3美元/桶,但随后有所回升,截至北京时间23:30分,wti原油期货价格为77.90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报81.246美元/桶,上涨1.546美元。美国宣布释放石油储备后,油价不跌反涨,显示市场此前已消化此信息,并且对5000万桶的储备释放并不买账。按库存空间计算,美国石油战略储备最多可以储存7.27亿桶原油。此次释放5000万桶储备相当于美国最大储备能力的6.9%。

至于这种影响能否能够带来长期油价的下降则仍不确定。

由于opec 一直坚持基于自身利益的产能供应计划,这使得美国释放原油储备的效果面临长期的挑战。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欧佩克和以俄罗斯形成的opec ,仍坚持每月向市场增加约40万桶,其更为担心目前全球经济恢复的程度,认为需求反弹可能是脆弱的。在美国等国决定释放战略石油储备之后,欧佩克首先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预计,消费国释放的石油库存可能会导致全球市场严重过剩,如果各国在两个月内释放6600万桶库存,全球市场的过剩量将在1月和2月扩大110万桶/日,分别达到230万桶/日和370万桶/日。媒体报道指出,上述预测是在该组织及其盟友开会决定是否增加产量前一周发布的,将支持各国游说暂停增产。

知情人士露,沙特和俄罗斯正在考虑改变欧佩克 的产油政策,以此报复美国联合石油消费国释放战略储备的做法。欧佩克 官员也警告说,他们可能会对石油消费国从战略库存中释放石油的计划进行反击,从而为争夺全球能源市场的控制权而战,而这场争斗可能给石油地缘政治带来2020年初沙特和俄罗斯之间油价战爆发以来的最大动荡。彭博之前曾作出分析,欧佩克 将放弃至少两个月的增产计划以抵消多国协同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影响,即明年1月和2月都不会各增加40万桶/日的产量。在美国及其盟友宣布共同释放战略油储,但油价依旧保持高位之际,市场已经预感到产油国可能会进行报复。

值得注意的是,这与安邦智库(anbound)创始人陈功过去提出的“产业上游”理论给出的分析是完全一致的。从“产业上游”理论来看,需求反弹的拉动和资本涌向上游产业,带动了上游原材料和能源价格上涨,使得上游产业在市场中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和定价权。(了解更多,欢迎点击《陈功:“产业上游”理论的简单综述》进行查看)

在美国拜登政府方面,油价带来的通胀上升使其面临政治上的影响。根据美国汽车协会的数据,美国汽油价格目前平均为每加仑3.41美元,比一年前高出60%以上,因为经济已经从疫情中反弹。消费者价格指数在过去12个月中上涨了6.2%,其中能源部分上涨了30%。

在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看来,目前通胀水平的攀升使得美国面临巨大的压力。美国作为原油出口国,其国内面临难题,一是在气候变化政策的压力下,页岩油的产能释放面临约束;二是在其转变为石油出口国的情况下,与opec 的竞争越来越强,因而对国际原油价格的控制和影响力正在削弱,不得不同石油消费国合作来抑制原油价格的上涨。这种压力并不完全是经济层面通胀的持续上升,更多来自政治层面。因此,拜登政府要求消费国配合,相当于拜登政府要求盟友出力来为自己的国内政治加码,尽管各消费国也会应油价上涨承压,但此事对于拜登政府明显影响更大。因为这一情况将影响到美国的中期选举,对美国拜登政府构成政治上的压力。

在此基础上,作为美国的盟国,日本等主要经济体有合作的理由,但想要中国配合,就可能会涉及到利益交换的问题。此事大概率被此前的首脑会晤提及。从中国的表态来看,中国似乎接受了美国的请求,并一定换回了一些东西。但具体的实施方面,中国仍表现出坚持自身节奏的意愿。中国国家储备局表示,它正致力于释放原油储备。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在9月向选定的国内炼油厂推出了其首次公开拍卖国家原油储备,目的是稳定能源价格。中国对石油战略储备水平保密。2019年国家能源局曾披露该国的石油库存,包括国家储备和石油公司及商业油库的库存,可以维持80天。有市场机构预计,中国的国家石油储备拥有约2.2亿桶原油,相当于15天的需求量。

从长期的影响来看,在疫情和气候变化政策的影响之下,石油供需的矛盾可能并非短期内能够解决的。

一方面,一些产油国面临投资不足和供应链扭曲带来的产能限制;

另一方面,国际能源格局变化的情况下,作为替代的新能源仍面临产能提升的困难。

同时,围绕石油能源为主的国际地缘博弈仍在进一步加深,不仅威胁到目前以美元为主的国际贸易结算体系,也使得传统产油国面临地缘冲突加剧的不稳定局面。

这些变化,可能带来全球通胀水平维持高位,可能进一步带来滞涨的风险。

美国要求石油消费国配合采取措施平抑油价,既有经济上的考虑,更多还是受到其国内政治的压力。疫情和气候变化对石油能源需求和供应带来的变化,更具有长期性,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越来越表现出国际能源格局变化的地缘因素。这些因素将长期影响油价,进而带来通胀压力的持续。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用户名:
密码: